您所在的位置:大发排列3网 >> 大发排列3 >> 康藏大发排列3 >> 浏览文章

牧场人家

甘孜日报    2019年12月03日

      ◎陈美英

      帐篷渗透在狂风大雨中,我冷得发抖,不停地踱步取暖。雨渗进帐篷,把我的笔记本打湿了。

      来四川最边远的石渠,做青藏牧业考察是我的主动决定。经过相当考验,才适应了这接近五千米海拔的远牧点。

      我透过帐篷的窗,看到对面山坡上走着两个人。渐近时,看到紫色藏装,是邻居妹妹和次长紧挨着走回来了。他们走在雨中,没有穿雨衣。看到他们,我感到身上有了热气。次长回来把牛粪烧燃了,帐篷内暖和起来。

      最近的邻居帐篷在几分钟路程以内。妹妹穿的紫色藏装我很喜欢,她为我喝停过狂叫的狗。她看到我就邀请去她家坐。和她协作晒牛粪的草姆对我表达这意思,我能意会草姆的藏语了。妹妹和她父亲一句汉话都不会,我们说着对方不懂的话,为此恍然地笑。我们喝酥油茶,添了又添。妹妹把编织袋拿到灶火旁给我当座位。他们家的东西堆在帐篷壁,码得整齐,用布盖着。他们家是帆布白帐篷,脚边不及地。

     他们到草姆家做酥油,老爹翻我的箱子,还有我的化妆包。他训斥地说了句话,我意会是东西多的意思。我拿出一瓶面霜送给妹妹,对她做手势是擦脸的东西。她像草姆接受我送东西一样坦然。次长和老爹说话时,语调高亢拖长,跟话少时不同。妹妹把这用眼神传递给我,正好我在专注地听着次长那如同唱歌的语调,次长也注意到了,都笑。下次他们来加工酥油,笑声重复响起。他们很容易爆发笑声,稍微不同寻常的事情就会引发。我喝了奶茶经常放屁,他们如获至宝,哈哈大笑。

      其它邻居的帐篷至少半小时路程,看起来很近。我无力去探访,倒是不时来人。一对双胞胎姐妹,十多岁,极其腼腆,都不正视我,只偷偷打量。一个俊朗的年轻牧民,一看我就双眼发亮,能说几句汉话,我不敢和他多谈。会说汉话的外国人样貌老爹,他请我明年来牧场在他家住。我因为他能听懂我的话特别高兴,他走时,我和草姆他们一起到帐篷外送他。

      天天劳作也太单调了,直到一天晚上我们忙完了,次长唱起歌来。

      双手比划边走边唱,我听出他唱的藏语祝酒歌。我请草姆唱。草姆眼睛发亮,脸上泛起红晕。唱完后他俩要我唱,我只唱得出韩红的呀拉索一座座山那就是青藏高原,他俩鼓掌。轮到他俩唱,我不停拍手。他俩教我说一句我不懂的话,我照说,他俩坏笑。

      我觉得不对劲,但是毫无办法,不会藏语啊!直到一天天过去,他们教我念会了他们的名字。

      我每天记下田野笔记和生活感悟。笔记纸页在太阳烤干后显得稀薄轻柔,在大风中剧烈颤动。


  • 上一篇:只为遇见你
  • 下一篇:秋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