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发排列3网 >> 大发排列3 >> 康藏大发排列3 >> 浏览文章

古典的雨意

甘孜日报    2020年01月09日

     ◎杨邹雨薇

     听母亲说,当年我出生时,父亲为了给我取名字,想了整整三天,这与他作家的身份很不相符。我问父亲原委,他含糊地说:“你出生的那段时间我特忙,不记得怎么就给你取了现在这样一个名字。”

     后来,我读了父亲的一些文章和日记之后,才明白了他给我取名的用意。杨邹是父母的姓,这样组合有点像新的复姓,算是一种创新吧。“雨”字,在中国古代的诗词里随处可见。父亲长期漂泊在外,有一种雨打浮萍的味道,所以就特别喜欢“雨”字,他曾用“楚天雨”为笔名二十余年,发了很多文章。至于“薇”,原本是一种一年或两年生草本植物,花紫红色,结寸许长扁荚,中有种子五六粒,可吃。《史记·伯夷传》、晋代陶渊明《拟古九首(少时壮且厉)》和唐代王绩《野望》等诗篇里均有相关诗句。可能是父亲喜欢古典诗词里的那种意境吧,因而为我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有一次,父亲跟我和母亲聊天,我又问起我名字的事情,他才进行了诠释,特别强调他最满意的就是我名字中的“雨”字。他说:雨,自天空徐徐而下,既有上苍恩赐的含义,又有动感,象征蓬勃的生命。雨,不仅可以滋润大地,还可以汇聚成流,汇流成溪,汇溪成河,由此注入大海。越到后面,视野越开阔,力量越磅礴,胸襟越博大,成就越辉煌,希望你做人创业也像雨一样,循序渐进,任其自然,水到渠成。

听了父亲对我名字的诠释之后,我每次写下自己的名字,特别是写到“雨”字时,眼前就会呈现古村老宅的鱼鳞瓦,耳畔就有屋檐雨水的滴答声,甚至心里就有了一派田垄,还有田垄上湿湿的雨雾、斜飞的燕子,就有了门前雨中摇曳的千竿翠竹,还有村民们披着蓑衣行走在村外小径的身影,乃至村北河流水渔翁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诗意……

     在中国古典诗词中,“雨”作为一个具体的意象,往往被作者赋予多种多样的浓郁情感,因此“雨”意象具有多样性。“雨”,因人而异,可分为“喜雨”“愁雨”“苦雨”等类别,并形成不同的意象群。“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是王维送别友人的愁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是杜甫的喜雨;“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这是李清照失眠之夜伤离别的苦雨……我特别欣赏的是苏轼“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词句和陆游“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诗句。苏轼那种“一身蓑衣任凭风吹雨打,照样过我的一生。”的傲骨与旷达,以及陆游那种“躺在床上听到那风雨的声音,迷迷糊糊地梦见自己骑着披着铁甲的战马跨过冰封的河流出征北方疆场”保家卫国的精神,实在令人钦佩不已。

      我家乡的城市,是一座国家历史大发排列3名城,有许多古街古巷古坊。父亲说,只要你稍微用心,就可以在水晶巷、鼓楼巷、三多坊之类的古巷中,找到戴望舒诗句中那个撑着油纸伞、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而我的梦里,却多次出现雨中的西塘、南浔、同里,还有那乌篷船迎着细雨在小河上的摇晃……

      很多时候,不敢想象,一个简单的“雨”字,竟然浸润着一叠叠的线装书卷,可以演绎出无数种意象和情感,带给人无限遐思和联想。我想,自己名字中的“雨”,一定能滋润我偶尔干涸的心田,洗涤我心中的浮躁,让我拥有自信和力量,也拥诗情和远方。

      我愿一直沉湎于在这雨的古典的诗意里,健康而坚强地成长……

  • 上一篇:核桃树
  • 下一篇:花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