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发排列3网 >> 大发排列3 >> 康藏大发排列3 >> 浏览文章

法术

甘孜日报    2021年01月08日

   ◎此称

   拉姆被当选为社长,对萨帕村的人来说是必然的。

   都说山神的性格会影响到村民,萨帕村的山神传说是一个寡言拙舌的男性,所以村里没几个讲话利索的男人,特别是在紧要关头,个个都变口吃,只有攒着拳头任人强词夺理。女人们好吃懒做、爱挑事端,却个个巧舌如簧。

   特别是拉姆,自小能说会道,只要不动起手来,没人能让她败下阵来。村里的人说,她能把活人说死,也能把死人说活。老社长失踪后,村里的男人们面面相觑,最后很不情愿地推举拉姆成为新的社长。

   出嫁到别村的卓玛奶奶,拄着拐杖回村探亲,被旁村的年轻人拦下了,要她证明身份,不然得把她扣留下来,交给上面处置。

   卓玛奶奶一脸茫然,说你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谁会不认识我呢?我只是回老家看看亲人,奶奶还揪住其中一个小伙,说咱们还是亲戚呢!年前你还到我家要过柿子。但堵在前面的年轻人无动于衷,异口同声地说:“请证明你的身份”。

   事情传到萨帕村时,卓玛奶奶的侄儿前来解救,到了年轻人面前时,硬生生地说出一句:“她就是我阿姨!”

   “请证明她是你阿姨!”

   男人一直语塞,终究没能说明是自己的阿姨,自赏两个耳光后,满脸沮丧地回到村里。卓玛奶奶被年轻人押回社堂继续盘问,最后不敌煎熬,竟哭着承认自己不是自己。

   年轻人还不罢休,要卓玛奶奶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卓玛奶奶不好坚持自己是卓玛奶奶,又无法把自己说成另外一个人,无奈之下,说自己是一个野人,要去深山找伙伴。最后,新上任的拉姆社长受托前来解救,说这就是卓玛奶奶。年轻人说她自己已经承认是野人,你又偏要说她是卓玛奶奶,你居心何在?还有,你是谁? 曲次知道自己已被拖进他们的把戏里,只想尽快脱身回家,就抓住其中一个小伙的肩膀说:“曲匹老弟,别再说笑了?你是曲匹吗?”

   “我是曲匹呀。”

   “请证明你是曲匹。”

   年轻人见她并不好惹,没有继续盘问。但曲次社长没能解救卓玛奶奶,看着她被年轻人送到林子中,颤颤巍巍地消失在深林里。卓玛奶奶的亲戚虽然情急,但没敢前去找寻,以免让更多人丢失自己,无法理直气壮地回到自己的家里。

   人们让拉姆当社长,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有口难辩的现实,空有蛮力的男人们,很容易把所有人送上刀口。但拉姆首次处理村事却失败了,村里的女人们夸奖拉姆没有把自己丢失了,说如果是男人,早已说明不清,已经跟着卓玛奶奶流浪森林了吧。

   等这些事情过去多年后,人人以为卓玛奶奶已经老死林中时,却看见她从村边的林子里走出来。她不用再担心了,已经没人会要她证明自己是自己。但卓玛奶奶居然不再承认自己是卓玛奶奶,不管村人如何说明她是卓玛奶奶,她就是不承认。她说自己是山神的仆从,还跟村人描绘了山神的样子。说这些年来,自己一直在山神家里生活,那里有用之不竭的酥油和青稞,为来客看狗时,会把牦牛肉丢给狗。常年历经饥荒的村人,听着卓玛奶奶的描述,忍不住咽下口水。

   他们不相信有山神,但看着卓玛奶奶的气色,又不得不信。山里不可能有太多东西可以吃,按常理她早该死了,但现在,她反而把拐杖都丢了,走起路来完全不像是一个老年人。村人问她究竟怎么熬着过来的。卓玛奶奶极不耐烦,对着村里的人大吼:“听不懂人话了吗?我说了我是山神的仆从。”

   现在,没法像以前一样可以盘问他人了,村人只好作罢,随她说着关于山神的故事。

   每当听到卓玛奶奶说起自己大口喝酒吃肉的经历时,村里的人总怀疑遭罪的是他们。出走的人,似乎都比留在村里盘问别人的人好过多了。

   那前后闹饥荒,人人食不果腹。村里有一名老人被指控通匪,押送到丽江劳改所,犯人们每天都要干活,但每天能吃上饱饭。等刑满释放时,老人死活不肯出狱,哭着请求狱警继续把他关在监狱里。狱警也是听命行事,不能随他所愿。最后说:“实在不行,你杀个人再进来吧。” 老人只好悻然出狱了,回村后一直在村里谋划杀人。他跟人透露最想杀的就是以前的拉姆社长,因为当时她平白无故把他指认为四类分子,吊在社堂的梁柱上,让四个男孩用干草烧他,只烧得他屁股烤出肉香时才罢休。但老人终究没有下手,拉姆社长过世时,他还自赏耳光恸哭着,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村里比以前好了一点点,但还是物产贫乏,深夜时冲到邻家乞借粮食的比比皆是。老人已经很老了,除了自己家人,不大可能再去谋害他命。

   他逢人就说:“我杀过人,我是坏人。”但没人相信。

   有人分析出,卓玛奶奶很可能被山里的秘密修行者收留了。那些失踪的人,在山里找个洞口秘密修行,直到一切解禁后才叫人发现,像萨帕村的老社长。这种人在当时并不少见,他们在疯狂的世界中死去,又在平静的现实里复活,像是掌握了一扇秘门,总是隐现自如。

   卓玛奶奶说,你们说对啦,山神就是个修行者。他会法术,经常使用法术办成事情。有一天,祂正在庙中修行时,来了俩个从其它藏区来的术士,执意要一决高下,几番较量后,两名术士都败下阵来,最后心有不甘地离开了。之后,修行者感觉头痛欲裂,坐卧不安,就使唤仆从去察看庙后的山林,仆从发现两名术士在一棵柏树下,捏出一个修行者的泥偶,用针头扎着泥偶。知道自己被人施了法术后,修行者让仆从烧好炒锅,用酥油做出两个术士的模样来,念着咒语放到炒锅里,不过一会就被融化了。修行者再让仆从去察看时,发现两个术士已在树下化为白骨,骨头上还在冒着热气呢。

   “那仆从就是我。”卓玛奶奶咬牙说明。

   九十岁时,卓玛奶奶还走在村里讲述关于山神的事情。某年冬天时,她被几个男人押进车里,被带出自己的村庄了,听说是被送进县里的精神病院,等到康复后,又要送回村里。但村里的年轻人,没人相信她说的是疯话。

   “那棵柏树下,现在还能看见一堆发暗的骨骸呢。” 年轻的孩子们成天走在深林中,试图确认卓玛奶奶讲过的事情。他们在水沟边揉着泥偶,温习那些古老的法术。


  • 上一篇:生意经
  • 下一篇:雕塑

  • 本文地址: http://www.mgmcdallas.com/html/wh/kcwh/67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