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发排列3网 >> 大发排列3 >> 康藏大发排列3 >> 浏览文章

康定人过年杂忆

甘孜日报    2021年02月05日

康定过年巡游,闹山鼓。

康定过年巡游,划旱船。

康定过年巡游,马马灯。


   ◎紫夫 文/图

   儿时,母亲就常说:“康定人过年拼的是勤劳。”这话初听不以为然,谁家过年不就是图个轻松愉快吗!怎么就成了比拼勤劳了?待我长到能一个人手推石磨磨汤元粉时,才明白个中道理。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也是“灶王爷上天”的日子,母亲总会默默地在灶头上点一盏煤油灯,还切几片卤猪耳之类的“贡品”祭灶王菩萨。腊月二十四家里就开始忙起来了,这一天是掸尘扫房子,扫除日。这几乎是家家都要干的家务事。康定过去都是木板房,大多数人家都会在春节前裱糊居家四壁,年年如此。那段时间,报纸油墨味和糨糊味交杂的气味从人家户的门窗里飘出来,充斥着寒冷的大街,连路过的行人也感受到了暖心。哪家孩童饭后就跑没了影儿,待一日半响才回家,只要给大人说声“去某某家帮糊墙壁去了”,家长原本愠怒的脸色立马就会转暖,语调也变得戏谑了:“他家墙壁糊得整齐啵?莫把张大师的‘荷花图’糊进墙里了!”这话是有典故的,说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国画大师张大千曾来过康定,逗留期间给城里很多人家赠送过随手画的画。这些得了大师墨宝的人家就把画糊在墙上添了喜气。第二年依旧糊墙,便用废报纸覆盖了上一年的墙面。据说旧时康定城里有名望的“王百万”家就曾贴过张大千的“荷花图”,翌年底又覆盖了,以至一年覆一层,那“荷花图”早就隐身于重重叠叠的墙纸下了。如今张大千一幅“荷花图”价值千金,康定人还是不以为然地笑道:“当年那些木板房也值不了几个钱。”

   腊月里,水井子是最热闹的地方,家家户户都要把铺笼罩被洗濯干净。那时康定城还没有自来水,多数人家淘洗铺盖被子就只能到水井子排班轮流淘洗铺盖被子。水井子的水在寒冬里是微热的,随着一排排衣物布片在水里荡涤,捶衣捧声音此起彼伏,热气氤氲中笑闹声也不绝于耳……

   当然还少不了买年货、贴门神、备新衣。待忙过了这些例行的家务事后,大年三十也就到了。

   康定是个多民族杂居的地方,从旧时“茶马互市”起始,各地区各民族的大发排列3就在这里相互交融,“过年”时节,这种大发排列3的融汇更引人注目。

   大年三十夜,山谷中的康定城廓鼓声震天,“闹山鼓”将过年的气氛推向了高潮。当年“闹山鼓”打得最好的是一位人称“韩八爷”的陕西汉子,后来“韩八爷”打不动了,由另一家陕西户县来的姓徐的人家接替。徐家老父打不动了又传给了徐大哥。到徐大哥操鼓槌时,参与打鼓的已不再全是陕西人了,康定热爱这鼓声的藏、汉、回族汉子也参与进来,成了多民族的鼓队。这原本属于陕西户县的“老陕鼓”,如今在户县却打不全了。徐大哥健在时说,“闹山鼓”鼓谱共有20多节,那年他回户县探亲,户县的鼓匠最多只能打一半的鼓谱,而在康定,全套的鼓谱却被这支多民族的鼓队流传了下来。

   半个世纪风靡康定城的“船灯”、“马马灯”、“闹山鼓”、“扭秧歌”、“笑头和尚戏柳翠”、“霸王鞭”……整个儿就像老陕过年时的“社戏”场面。大年初一、十五夜“出灯”游街,热闹气氛把整个年节塞得满满的。记得我孩童时见过一次“出灯”游行,不是晚上而是在大白天(叫“出游”)。寺庙喇嘛吹奏佛乐走在前面,接着是“川北”人的川剧锣鼓;再后面跟着的就是“马马灯”、刘老陕的“船灯”、铁木社的“龙灯”、二轻局的“霸王鞭”、南门上的弦子队、三居委的腰鼓队、北三巷的“道孚锅庄队”……游行队伍遇街口宽敞地方必围圈演出。“人老啦,人老啦,人老先从头上老,白的多来黑的少, 开——船——罗!”“银须飘洒”的艄公刘老陕用俏皮逗趣的陕腔告白开场词,在欢喜锣鼓的伴奏中“划”着旱船出了场。旱船闯“急流”、过“险滩”,风趣又逼真;如果哪家的姑娘打扮成古装戏里的娇美仕女坐上旱船游了街,那她立马就成了康定城人皆赞誉的“美女”。接着就是“马马灯”,几十个“骑马横枪”的古装将士驰骋上场,排兵布阵,穿梭并行,“马”铃声鼓乐声交织一起……闹翻了康定城的“三山二水”。

   刘老陕堪称是陕西渭南来康的民间艺人。他和南无寺山上的“溜溜调”传承民间艺人毛云刚是艺人朋友,更是民歌赛唱的“老对手”。一天,我去刘老陕家里串门,正碰上老陕和毛哥在家里喝着老酒兴致勃勃地对歌。刘老陕即兴唱起了陕西渭南山歌:“猴娃猴娃搬砖头,砸了猴娃脚趾头。猴娃猴娃你不哭,给你娶个花媳妇。娶下媳妇哪达睡?牛槽里睡。铺啥呀?铺簸箕。盖啥呀?盖筛子。枕啥呀?枕棒槌。棒槌滚得骨碌碌,猴娃媳妇睡得呼噜噜……”

   毛云刚也不示弱,放开嗓子也接了过去,唱的却是康定雅拉山歌的“溜溜调”:

   “大河涨水沙浪沙,黑漆龙门是我家。金银财宝我家有,只差一个姐当家。”“清早起来去翻山,抬头望见火烧山,火烧韭菜根不断,半路丢姐心不甘。”

   如果不是各人还要忙自己的事,两人即兴赛歌可以赛个天昏地暗也分不出输赢。就这两个有代表性的人物,一个是旧时从陕西来康做生意做成了康定人的“老陕”,一个是土生土长的康定“土著”,从他们身上就可以看到康定作为多民族杂居地区,多元大发排列3相互碰撞,并存交融的特点,其它地方是很难见到的。

   整个年节里,康定城南门上的汪二爸弦子队从南门跳到北门;川北人的传统川戏搬上了秦晋会馆、关帝庙的戏台子上;折西木雅藏戏也走进了康定城。弦子锅庄共舞山野,川剧藏戏同登高台,令人目不暇接的民俗艺术包罗万相,康定人过年节成为最引人注目的盛典。

   ……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如今,康定人过年也有了许多新的内容,敲响闹山鼓,跳弦子、锅庄舞、唱川戏依旧如故。政府部门还特意安排“群众歌舞”表演,品评各单位,商家店门前喜庆楹联,举办群众参与的游园活动,大力推动“康定情城旅游”的活动……日子是过得越来越红火。

  • 上一篇:折返
  • 下一篇:没有了

  • 本文地址: http://www.mgmcdallas.com/html/wh/kcwh/68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