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发排列3网 >> 大发排列3 >> 康巴人文 >> 浏览文章

我们的康定情歌

甘孜日报    2019年10月18日

◎郭昌平

离开南京,喻宜萱就接到当时主政西北的张治中将军的邀请,到西北去演唱。有关这一段的经历,喻宜萱在她的自传体文章《我与声乐艺术》中有比较祥细的介绍,她在这篇文章中讲道:

“1947年夏,正在西北主政的张治中先生特邀我赴甘肃、新疆开音乐会。当时张先生担任西北行辕主任和新疆省主席。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位比较开明的军政界人士,十分关心大发排列3工作,乐于与知识界交往。我很敬重张先生,因而立即欣然应命前往。我惟一担心的是西北地处边陲,大发排列3生活开展得不如内地,听众能接受我的演唱吗?我怀着高兴和忐忑不安的心情登上西飞的班机。

到兰州后,我被安顿在张治中先生的女儿张素我家。演出的前一天,张先生举行了有各界人士和记者参加的招待会,向众人介绍我的演唱情况,我还即席唱了几首歌。按照预先定好的日程,在兰州只开两场独唱音乐会。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音乐会很受欢迎,听众反应强烈。之后我又到兰州大学演出了一场。这期间,当地报纸接连几天发表了不少赞扬性的评论文章。

为了满足广大音乐爱好者和市民要求我再加演的愿望,张先生特地让人选择了在兰州市郊五泉山脚下一个空旷的三面环山的深谷里,举行一场免费的露天音乐会。这是我第一次全部演唱中国歌曲的独唱音乐会。这场音乐会是由西北大发排列3大发排列3协会倡议举办的,并得到张治中先生的大力支持。张治中先生亲自命部下调动士兵,在山坡上构筑了一层层梯形座席。

音乐会的正式时间是晚上八时,当时是盛夏,西北地区到晚上十点天还没全黑,但听众到得很早,有些人带着晚饭(干粮)去户外吃,以便能占上比较好的座位。开演前,会场里已是人头攒动,座无虚席,据说有两三万人,这样壮观的场面,对于我可说是盛况空前的。当我站在山谷豁口处一个凉亭里开始演唱时,我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古罗马那宏大的广场剧院之中,心情异常激动。

在毛宗杰先生(后在上海音乐学院任教)的钢琴伴奏下,我满怀激情,接连演唱了20多首中国歌曲。那时,音乐会很少有用扩音器的习惯。这场演出虽然没安扩音器,但是听众不管坐在哪个角落,都能听得很清楚。每当我唱完一曲,大家都报以极为热烈的掌声,最后一再要求加唱。这些安排和听众的盛情,使我深受感动,我生平第一次体会到音乐在人民大众中所产生的力量。”

在兰州的几次演唱会上,喻宜萱都演唱了《康定情歌》。1985年5月,《兰州文史资料选集》第三辑中,刊有一篇柴木兰的文章,她在这篇文章中就回忆了当时在兰州五泉山下听喻宜萱演唱的情况。

“1947年7月11日(星期日)下午八时,在兰州五泉山东龙口八卦亭上,举行了最后一次独唱会,这次音乐会欢迎群众自由参加,不收入场券。五泉山东龙口是兰州市一大风景名胜区,处于峡谷山林之中,树荫蔽日,高山流水。时处盛夏傍晚,在幽美的环境里,静听优美的歌声,其愉快之心情,可以想见。

是晚,当皋兰山巅还在一片夕阳霞光辉映之下,兰州市人民群众已经开始涌向五泉山麓。在公路上万头攒动,摩肩接踵,不到八时,东龙口早已挤满了上万的群众,有的登上山顶,有的爬在树上,大家千方百计要听到管夫人的歌声。

八时整,张治中将军伴同喻教授及钢琴伴奏毛宗杰先生来到东龙口八卦亭。这天,她身着黑色丝绒晚礼服,别具一种风采。经张将军作简单介绍后,即开始演唱。她先后唱了《跑马溜溜的山上》《在那遥远的地方》《教我如何不想他》等二十余首民歌和创作歌曲。每曲演唱毕,群众均报以热烈掌声,人人洗耳静听,会场秩序之良好,前所未见,直到晚十时后,才由主持人宣布晚会结束。然而管夫人动人的歌声,还在五泉山峡谷中回荡,确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感,给兰州人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她演唱的一些歌曲,也长期的在兰州人民中流传。”

2003年4月25日,《民主协商报》刊载的由赵智远所写的《张治中与水梓在兰州的交往》一文中也曾提到喻宜萱当年兰州五泉山演出一事,他在文中写道:

“1947年5月初,女高音独唱家喻宜萱女士来到兰州,张治中在五泉山为喻宜萱女士举办独唱会。演唱席是一张长条桌,白色的桌布上放着二只木雕彩色凤凰和一束鲜花。条桌左侧放置钢琴一架,由钢琴家毛宗杰先生伴奏。台下居中的靠椅上就座的有治中夫妇和水梓。喻宜萱女士的歌声在钢琴伴奏下,如高山流水回荡在五泉山间。当喻女士唱到《康定情歌》时,楚老风趣而又情意深长地说:‘文伯兄,祝贺你,凤鸣于皋兰,及吉祥之兆,你听张家溜溜的大哥,会当溜溜的家哟!大家信任你,你一定会把西北的家当好。’张治中说:‘楚老,谢谢你的支持,但愿如此!’”


  • 上一篇:龙巴铺改兴隆铺
  • 下一篇:羊变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