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发排列3网 >> 大发排列3 >> 康巴人文 >> 浏览文章

我们的康定情歌

甘孜日报    2019年11月29日

       ◎郭昌平

       1949年,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上注定是一个让人刻骨铭心的年份。

       这一年的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随后解放军百万雄师列兵长江北岸,随时听从党中央一声命令,“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此时,处在长江南岸的南京城,已是人心惶惶,市面大乱,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1948年9月才从老家返回南京的吴文季,这时已顾不得民歌的事了,他同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学开始了争和平、争自由、反饥饿、反迫害的斗争。有关这一段情况,吴文季老家福建泉州市的作家张玉春先生撰写的有关吴文季的报告文学《泉州湾上一朶溜溜的云》对此作了客观的介绍:

    “四九年四月一日,南京十一所大专院校主席团联合发动‘反饥饿、反迫害、反假和平’的示威游行。各校游行队伍八时多即走上街道,浩浩荡荡涌向总统府。总统府前面,军警荷枪实弹,又加岗加哨,吴文季等四位南京学联主席团成员挤出队伍,向着总统府大门高声表示:‘我们代表十一所大专院校学生,要见李代总统!’

      这时总统府秘书长翁文灏急急走出来,把吴文季等四位代表让进总统府,接受了请愿书,声言李代总统不在南京,一定设法尽快转达。

      正在谈判的时候,一些军警和特务袭击了学生游行队伍。在大中桥那边,‘剧专’游行队伍被军官总队冲散了,许多同学遭到毒打,活报剧道具被刺刀戮破。中央大学队伍也遭堵截,一名同学被打死;赶来声援的政治大学队伍也被拦截殴打,司机被扭下车打死,几十人受伤。他那位小老乡王民权也因伤势较重被送进医院,一些先期返校的同学闻讯,纷纷拥出校门,再次上街游行抗议。

      这时总统府前面,人潮汹涌,群情激愤。‘严惩凶手!’‘揪出幕后策划者!’‘为死难同胞报仇!’的口号声不绝于耳。荷枪实弹的军警再加了岗哨,戒备森严。吴文季等代表不顾一切,连忙率领同学赶到出事地点搭救,掩护同学疏散,随后又到医院慰问伤员。

      四月四日,毛泽东就南京“四一”惨案,为新华社写的评论文章《南京政府向何去?》发表,文章赞扬了南京大学生要求真和平的进步精神,谴责了国民党顽固派的卑劣行径,敦促南京政府官员与蒋介石集团决裂,在人民解放战争中立功赎罪。

      就在喻宜萱到达巴黎和伦敦演唱《康定情歌》前几天,南京解放。

      作为南京学生代表之一,吴文季在原南京政府侨委会,被刘伯承、粟裕等二、三野战军首长亲切接见。他很快投笔从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实现了多年来的愿望。经过二野文艺新闻大队的短期训练后,吴文季被编入二野战斗文工团,随部队转战大西南。接着转入新组建的西南军区战斗文工团。他一方面积极地参加云贵川边远地区剿匪战地文艺宣传,做好演唱和音乐指导;一方面继续醉心于收集沿途各地的民歌。望着历年积累的民歌,文季异常兴奋。”

      张玉春先生的这段叙述,较祥细地介绍了吴文季走上革命道路的经过,可以说这一段时间,是吴文季人生中最为辉煌一个阶段,也是他在声乐艺术的道路上走得最为顺畅的一个阶段。

      在西南军区战斗文工团中,时任他们领导的作曲家时乐濛老师与同罗宗贤老师根据魏风创作的歌词《英雄战胜大渡河》而写的大合唱,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轰动一时的一首歌曲,曾在全军文艺汇演中获得过金奖。《英雄战胜大渡河》的歌词根据解放军进军西藏、修筑泸定大渡河上的第一座钢桥的英雄事迹创作而成。西南军区战斗文工团首唱了这首大合唱,吴文季是这首大合唱的第一个领唱人。

      一声:“开船啰!万里风雪盖草原哟,大渡河水浪滔天!”奠定了他在当代中国乐坛上的地位。 如今在大渡河上的泸定城,有一座红军飞夺泸定桥的纪念碑公园,这是一座为纪念当年红军飞夺泸定铁索桥而修建的公园。在这座公园中,一座由邓小平同志题写碑名、由聂荣瑧元帅撰写碑文的“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就在这座高大的纪念碑旁边。

      有一座小巧的“四歌亭”,亭子的中间有一座用黑色大理石彻成的,有4个面的“四歌碑”,那上面黑底白字的刻写着与甘孜州有着深刻关系的三首歌,第一首就是《康定情歌》,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尽管谁是作者还虚位以待。但起码可以说,吴文季是收集者,江定仙是编配者。

      第二首歌是由洛水作词,由时乐濛作曲的歌曲《二呀嘛二郞山》,这也是当时为歌颂进军西藏并在二郞山上英勇筑路的人民解放军而创作的一首歌曲,影响至今。第三首歌就是《英雄战胜大渡河》,这首歌,由魏风作词,由罗宗贤、时乐濛作曲,没有写上去的第一个领唱人,就是《康定情歌》的收集人吴文季。第四面还是一面空白,还虚位以待,因为到今天还没有发现有哪一首与甘孜州有关系的歌能与这三首歌齐名。


  • 上一篇:藏汉戏曲大发排列3比较研究的价值
  • 下一篇:寻找“车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