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发排列3网 >> 大发排列3 >> 康巴人文 >> 浏览文章

在丹巴小金谷中追寻威尔逊的足迹

甘孜日报    2020年05月22日

  ◎杨全富

  引子:不久前,看了《威尔逊在阿坝》一书后,也许是对历史的一种怀想,心底深处忽然间对百年前的嘉绒大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威尔逊,全名亨利·威尔逊 ,英国人。二十世纪初世界上著名的园艺学家、植物学家、探险家。1907年后,亨利·威尔逊带着沉重摄影器材,在交通极不发达的中国西部翻山越岭,拍摄了2000余幅珍贵的图片。在他拍摄的照片里,除他研究的植物花卉外,还有大量当时该区域的人文地理历史照片,这些照片是珍贵的历史资料,为我们对横断山域的综合研究,提供了至为珍贵的影像,让我们能够看到当时的情景。

  在这本书中,威尔逊详尽描述了光绪三十年之宣统元年之间(即1908年至1909年),自己在阿坝及甘孜州丹巴县、康定一带寻找植物标本,不顾个人安危,深入不毛之地的经历。他将沿途的风景用相机和文字的形式记录了下来。这本书描写的重点在阿坝区域,因此,当威尔逊途经丹巴县时,对那里的风景也略有描述,不过也只有寥寥数笔,然而已是风景无限。那么,威尔逊当年在丹巴峡谷中行走时,为何不作长久停留?笔者为此在小金谷中走访了多位老人,也从许多史料中进行了认真的分析。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绝对是一个多事之秋。那一年的4月30日,由孙中山等策划、由黄兴发动的钦州、廉州、上思武装起义,因缺乏后援而失败。7月,驻藏大臣赵尔丰奏,西藏通商章程有失主权,请酌议修改,并恳筹拨款,仍饬原议大臣留藏。8月,清廷批准《宪法大纲》。大纲规定,皇权神圣不可侵犯,皇统永远世袭。10月,日本政府借《民报》激扬暗杀为理由,下令禁止《民报》发行。

  11月14日,清朝的光绪皇帝驾崩于中南海瀛台涵元殿,寿38岁。11月15日,慈禧太后叶赫那拉杏贞亦病死,寿73岁。11月19日,马炮营起义,激战一夜告败。光绪三十四年(1908)十月中旬,举行溥仪登基大典,光绪三十四年(1908)十二月十八日,清廷颁布谕旨,罢袁世凯职,命其回籍养病。在内忧外患之下,清政府已成强弩之末,对于藏区的管控力度也是拙荆见肘。

  这时候,深处横断山脉腹地的丹巴小金县更是时局动荡。不过,在这些地区,动植物种类繁多,对于国外的动植物学家来说,那里就是天堂,那里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神秘地带。或许基于这些原因,威尔逊向着这片充满神秘色彩的区域前进,哪怕前路一片莫测。

  当年,威尔逊从成都出发,经过灌县、都江堰,一头扎进大山里。他与随从数人赶着驮满生活用品及照相器材的骡马,顺着二河(后来改名为渔子溪河)旁的险峻山道而行。两岸峭壁耸立,山道旁是汹涌澎湃的二河,有时候还有从山顶滚落下来的山石。在途中看见许多从未有见过的植物时,威尔逊一边采集这些珍贵的植物标本,一边作好记录。在威尔逊的眼中,较之这些珍稀的动植物,还有什么危险不值得去探寻呢。

在这时候,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并用外国人特有的幽默和乐观来影响他的随从。在翻越巴郎山时,恶劣的天气和严重的高原反应使得这支植物探险队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在风雪交加之中,一行人踟蹰前行,有的骡马在冰雪道路上滑倒,不幸掉入山谷之中。然而,在威尔逊的鼓舞下,一行由脚夫、骡马等组成的队伍终于翻越巴朗山,进入了小金县城,前后历时一月之久。

  从懋功(今小金县)到丹巴,一条河流将完整的山脉劈成一道深深的峡谷。因为峡谷起于小金,因此称其为小金沟。沟谷两岸的山脊上,只要有较为开阔之地,就有民居修筑在山坡上。当时,这条沟谷里,河流的右岸地处阳坡,阳光充裕。然而由于雨水稀少,植被稀少,只有少许的荆棘林带,掩不住黄色的泥土和裸露的山石,感觉甚是荒凉。而河流的左岸,河谷地带人烟稠密。

  在这里居住的原住民都要伐木取暖,为此那些树林早已被砍伐殆尽,只有一些核桃树稀疏地散布在田间地脚。而山顶,却又是另一番景象,茂密的原始森林呈现出不同的色带。不过,从河谷上去,至少都需要一天的行程才能达到山林里,且那里有许多未知的危险存在。威尔逊只好打消了上山采集植物标本的念头,顺着小金川河流旁的山道向着丹巴县进发。而作为一名植物学家,对于山川美景提不起一点兴趣,没有植物可供自己采摘,或许这也是威尔逊在小金谷中行色匆匆、没有过多的停留的缘故之一。

  当年,在小金谷两岸沿河居住的人民,由于延续传统的生产方式,生产力极其低下。在风调雨顺的时节里,勉强能维持温饱问题。在大旱大灾之年,颗粒无收。人们只好扶老携幼出门逃荒,或者落草为寇,使得这里的治安非常混乱,常常有落单的商人被抢劫。清乾隆年间,发生了乾隆皇帝打金川战事。在这次战争中,清政府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勉强平定了叛乱。

  为了对这里进行管理,清政府只得采用“以夷制夷”的方式管理大小金川。所以,这里的守备、千总、土司对本辖区有着至高无上地管理权。他们俨然以土皇帝自居,对于清政府的管理嗤之以鼻,有令不行。当时,赵尔丰在整个川滇地区推行“改土归流”政策,收缴各土司印张,这种政权改革的方式触及到了土司、守备等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土司对于清政府的这种羁縻政策更是怀恨在心。

  那时候,土司、守备等官员每一年只要求属民按时缴纳一定的赋税,对于赋税的来历从不过问。为此,也助长了属民中那些鸡鸣狗盗之辈,常常伙同棒老二、袍哥打家劫舍。如果政府前来调查,土司、守备等官员一般都会百般阻挠,要么纠集属民与政府抗衡。当时,在小金谷中已大规模的种植鸦片,由于鸦片的危害,许多原住民身染烟毒,不得已只好以抢劫为生,使得这条路充满了凶险。然而,业已腐朽、苟延残喘的清政府有心杀贼而无力回天,只得睁只眼闭只眼,对于这些行径不闻不问。因此,小金谷中当时匪乱四起,或许也是威尔逊一行不得已匆匆路过丹巴的缘故之一。

  • 上一篇:探寻《格萨尔王传》背后的真实历史
  • 下一篇:我们的康定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