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发排列3网 >> 大发排列3 >> 康巴人文 >> 浏览文章

我们的康定情歌

甘孜日报    2020年05月22日

   ◎郭昌平

   这一次宋方信老师说得就更具体了,他专门写了一篇《两情依依情歌荡锦江》的文章来介绍。这篇文章的署名是:粟光明口述,宋方信执笔。由于这篇文章没有在报纸上刊发出来,所以我在这里作全文转录:

   “李天禄生前在家乡没有给一般人讲过他写《康定情歌》的事,也没有人听他唱过这首情歌。唯一知道他年轻时候在大学有一段恋情并写作了一首情歌的人,是马渡乡百丈村或邻村的一位老人,而且 ,对李天禄的秘密了解得十分详细。这位老人1983年约七十来岁,与李天禄的年纪相差不多。这个老人很可能是李天禄青年时代的好友,是他最信任最知心的人,因此,他才把心里最想说的话告诉了他。

   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这个不知名的老人把李天禄的这段趣闻告诉了中学生粟文明。又过了十多年,粟文明上大学时把这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笔者和另一位自贡装璜公司的职工。粟文明说,当时我只有十多岁,无意中听老人讲了一段李天禄的趣闻,于是就一直记在心头不能忘记。遗憾的是,那位老人姓什么,是那个村的人也记不起来了,因为当时完全没有当成一回事。笔者问粟:‘那位老人是不是你祖父?’他明确回答说:‘不是,那位老人可能是我们邻村的人’。

   近年来,有报刊载文说,《康定情歌》是艺术家戴爱莲创作的。其实,长期以来戴爱莲自己就没有这样说过。但是,戴爱莲记录、传唱这首情歌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1944年,年轻的戴爱莲在康定读书,有一天她去康定河边散步(一说游泳),偶然听见河边有一女子在唱‘跑马溜溜的山上’,由于歌声优美动听,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第二天她又去康定河边,那女子又在那儿唱这首情歌。戴爱莲一连五天去城外河边,那女子五天都在河边深情地唱,于是,戴爱莲抓住机会,把这首情歌的词、曲记录了下来。从此,这首情歌才很快传遍全川、全中国。这里我们有理由想象一下,当年康定河边那位美丽善歌的女子,很可能不是别人,正是李天禄在川大读书的同学,即情歌中的李大姐。可见,《康定情歌》不是戴爱莲的创作,她是记录词曲并传唱情歌功劳很大的一个人。

   《跑马溜溜的山上》主要是李天禄创作,理由如下:

   1、从歌词内容看词作者是李天禄。李天禄生前曾对马渡乡的那位老人说过,“跑马溜溜的山上”是他在成都读书时,与一位姓李的女同学恋爱时写的。李天禄和那位女同学都姓李,排行都是老大,所以,原歌词写的是‘李家溜溜的大姐,人才溜溜的好哟;李家溜溜的大哥,看上溜溜的她哟’。这李大哥李大姐是写实。后来有人按一般情理把老大歌改成张大哥,这是可以理解的。

   歌词说:‘一来溜溜的看上,人才溜溜的好哟,二来溜溜的看上,会当溜溜的家哟。世间溜溜的女子,任我溜溜的爱哟,世间溜溜的男子住你溜溜的求哟’。这写作角度和口气都是男方赞美女方品貌好和恋爱自由的表白。所以,这首情歌的词主要是李天禄写的。一般说来若是李大姐执笔,她不会写出这样几句歌词来。

   为什么李天禄只写康定的山水、云月,不写宣汉大巴山呢?因为康定的跑马山、天上白云、城边河滩、水中夜月、是他们两人共同感受过的美景,有无限深情在景中,他们的身影和足迹也永远闪现在美妙的景物中,因此,写出来别有一番情意。李大姐没有去过大巴山下的马渡乡百丈村,没有特别真切的感触和情意可以抒发。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他们创作情歌时就集中写了康定的山水和云月,而没有写大巴山,也没有写川大校园春色、锦江春风秋雨。

   2、从歌曲的风格看,谱曲也主要出自李天禄之手。据大学生粟文明说:‘《康定情歌》’的风味不象西康民歌,而象宣汉一带的大巴山风味。宣汉一带民歌与川南、川西民歌有明显区别,多数的四川民歌是高亢、音高起落大,四川谷语叫‘干吼’。特别典型的成都上面崇庆县一带,唱山歌叫吼山歌,句句是‘干吼’,特色鲜明,但不动听。巴山民歌很少单调的‘干吼’其风格大多数是含蓄、和缓、优美,给人优雅动听的感觉。粟文明还介绍说:我父亲在家打席子,上山干活时,常常爱小声的亨几句,唱出来多半是一种深沉含蓄、和缓悠扬的格调,从来没有刺耳的‘干吼’过。以上事实说明,李天禄创作‘跑马溜溜的山上’时,是受了巴山民歌的启发、影响的,这首情歌似宣汉一带的山歌小调。”

  • 上一篇:在丹巴小金谷中追寻威尔逊的足迹
  • 下一篇:​泸定县远古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