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发排列3网 >> 大发排列3 >> 康巴人文 >> 浏览文章

唐卡

甘孜日报    2021年02月05日

   ◎骞仲康

   唐卡与其实现手法

   唐卡是在西天梵式密显佛造像理念基础上实现图象意义的。最初以利玛铜佛为具体的摩本,用绘画技法完善图象意义。故民间有‘先成就塑像,后出现画像’之谚。

   唐卡的精典指导书籍‘三经一疏’,内容更多造像理论。相法和尺度等讲究,都不太关糸绘画的人体比例和空间透视。‘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的标准,主观意识强过了客观实际。唐卡中的情节性内容十分概念化,深入浅出。点掇多呈符号,简练明快。图象讲究之余的绘画性知识,另在《彩绘工序明鉴》《铁锈琉璃》等著作中有述。‘三经一疏’几乎是佛经,而绘画知识归类于‘工巧明’范围。

   虽然,唐卡的外观是画面,又多以描绘涂染技艺制作。但是,绘画仅是唐卡的手法之一,唐卡和绘画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再现客观事物的绘画及其技艺叫‘日波’,画匠称‘日波巴’。以图符记录事物的版本叫‘孜格’,作者称‘孜巴’。而唐卡属图象,以造像方式实现造神,具体为佛造像。民间神、佛不分,从事造像的人被尊称作‘拉茹’,即造神者之谓,而不是画师或雕塑家。同样,唐卡的工艺性很强,又不能与通常的工艺美术品混为一谈,工艺只是实现唐卡的手法,唐卡的意义更接近精神领域。历代高僧大德亲手制作唐卡,松赞干布用自己的鼻血画佛,都不可能是绘画行为,是在创造佛境和佛像。班禅任用的画师,本意就是拉茹而非日波。唐卡又称‘喇嘛画’,主要由艺僧或有净心的艺匠操持,他们以技艺皈依佛,自家供俸绿庄严的度姆。‘日波’是世俗画,大多由民间画匠经营,他们以佛明了技艺,自家供俸妙吉祥的天女。

   彩绘的‘孜唐’制作,相对最接近绘画,也仍然以造像为目的,绘画性极弱。连‘佛本生记’这样的题材,也以本尊为主体,情节、场景只是倍衬。尤其金刚形象极度夸张,双身像、多臂多面像,几近诡谲,视觉冲击之余,更多的是心理意示。敷彩也是‘以色示密’的主观意念因素,不同于客观的光色效果。黑唐、红唐、金唐都倾向于钩勒线条的程式化工艺手段,尤其黑唐等的地仗最讲究‘工巧’要求。‘郭唐’中的剪贴、刺绣、缂织及镶嵌等等工艺唐卡,虽以画像为兰本,却基本是由专业性的工艺技术完成,且很讲究各工艺的优势特长。

   开光,是完成唐卡作品、实现唐卡作用必不可少的手段和措施,未经开光的唐卡没有它最根本的精神意义。这尤其决定了唐卡别于绘画的实质属性。而对勿须开光的俗物,徒作开光,也没有这特定的精神意义。

   唐卡与其形式

   作为平展的佛龛,唐卡的装帧是其重要的形式要素。唐卡的装帧格式是由飞幡和挂轴为原型,经衍化,接合藏式建筑正立面收分,以及矩形门窗外框形式,依照佛龛边廓设计的,即龛式装帧。其元素和要素:门、镜、虹、风等,共同构成龛在平面形态上的完整完美。若不依据于龛,上述一应细节元素都将是装帧的累赘。龛式装帧,是唐卡在长期衍进,多向综合后,最终因成熟而固定下来的特有装帧方法和样式。龛式装帧,决定了唐卡是‘卡’即‘龛’,非唐卡莫属。龛,对于唐卡,不仅仅是装帧形式,同样是造像和造境的本体,同样由图象基因构成。唐卡以外别的藏族风格绘画,是不采取龛式装帧的,纵然以龛式装帧出来,也不会因此就成了唐卡,连美其名也不可能。

   唐卡的软基底和彩缎镶边物表,使其被世人误解为卷轴画。卷轴画之谓,没有任何画体、画风、画品上的意义,卷轴顶多说明着唐卡的装帧材料和格式。何况‘卷轴画’还是杜齐等西欧人依据内地汉区中式挂轴画而臆造的命名,词不达意。中式图画的地轴与天杆结合,起竖向垂挂作用,不在于卷。而卷子基本无轴,又是横向卷展的。卷与轴,不是唐卡形式的要领,其要领是平展。卷与轴更不是唐卡的本质意义,其本意是佛龛。


  • 上一篇:门 神
  • 下一篇:一个美好的早晨

  • 本文地址: http://www.mgmcdallas.com/html/wh/xkbrw/68404.html